地震灾难面前,莫要再做戏
2013-04-22 12:54:07
  • 0
  • 4
  • 109

谁都知道,本次卢山地震是一场灾难。灾难之所以称之为灾难,在于其与人道相悖。面对尸横遍野、残垣断壁,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寄予深深的同情。有钱的捐钱,有力的出力,没钱没力的如我等,也会默默地给予死者哀思。这本是人性光辉的体现,它其实不需要大书特书,可偏偏有人却利用了它,变成了出名出政绩的机会,谁之过与?


这种演戏作秀之风,弥漫于政府、媒体、明星、企业家乃至普通百姓,这种风一经刮起,也许别人都在感动流泪,而笔者却在肉麻。这种肉麻,源于以下对这类事情的分析。


在我之前的文章里曾经论述过我们国人有把坏事看做好事的能力,这一特长显然是其它国度的民众所不具备的,这足以让我们的血脉再次喷张。比如说,对于一般人类,地震是一场灾难,灾难就意味着它是一件坏事,但记得我们的一位领导却说过“多难兴邦”这样的话,所以我们也就不觉得死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了。上次的汶川地震,死了几万人,这次卢山地震,死了几百人,也只不过是促成兴邦的几件事件罢了。


这种推理虽然很滑稽,但它符合辩证法。


在这两场救灾过程中,我还看到国人另一种值得注意的能力,那就是“做戏”我的老婆经常骂我说我这个人惯于用最阴暗的心理去揣测别人,但事实证明,我虽是小人,但往往被我阴暗过的人也绝非君子,而且屡试不爽。


在本次地震中,扪心自问,对地震叫嚣的最响的人当中,又有多少是真正为地震中死难的人悲伤的?您难道没看到,有多少人是在吃着雪糕,欢天喜地地开着私家车奔赴灾区的?您难道没在网上看到,有多少人在晒自己在灾区吃咸菜泡面的,有多少人是忙于拍照而照片上的人在笑,还拿着冰糖雪梨在喝?如果用我惯有的阴暗心理去揣测这些人,结论无非就是借此机会想说自己是志愿者而自己很有爱心来着!难道不是吗?真正去救灾的,如军队战士、自愿者,忙都忙不过,还有时间和兴致去拍照?


讲到这里,有的读者又要开始说我了:你呀,又偏激了不是?你这是以偏概全!这么多人去灾区,难道都是在演戏?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是存在,但毕竟不是主流,大部分的群众对灾难还是蛮悲痛的嘛!


我也希望如此,可是,我解释不了的是,如果真的心存大爱,同样是灾难,为什么国人对美国爆炸,日本地震所造成的死亡无动于衷,有的甚至还拍手叫好,这是真的对生命的爱惜和关怀?既然是一种人道的爱,就应该不分国界和意识形态呀。


于是,笔者诚惶诚恐地下了这么一个结论,那就是:去救灾的人,除了有些是职责所在而临危受命去的,其它很多人去那里多是去看热闹的:有些是为了作秀做戏,但更多的群众是去看戏的。。。。。。。


我知道这一结论肯定会伤害到一些真心去帮助灾民的人的,但也未必:因为若是真是去做事的,必然无暇去顾及别人如何去评价他;我其实想打击的是那些想捞政绩的当官的和明星,还有一些想利用救灾沽名钓誉的人的:出名的地方、好玩的地方多的是,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去灾区?装作有爱心的样子,累不累啊!


更可悲的是,这种做戏更多的倒不是故意为之,而是在自己都不自觉的情况下发生的:一般民众,对于灾难,多是这几种感觉:若是发生在自己及亲人身上的,是有恐惧和悲哀;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则谈不上什么悲喜,更多的是一种麻木。因为缺乏这种对“人本身”的一般意义上的爱的教育,所以当发生这类灾难时,“爱国主义”“集体精神”“国家荣誉”“别人赞誉”等因素就占领了领导和民众的头脑,他们的头脑里塞满了这些,唯独缺了一种叫做爱的东西!


这种奇怪的国民性格非常像鲁迅说的一段话:“但这普遍的做戏,却比真的做戏还要坏。真的做戏,是只有一时;戏子做完戏,也就恢复为平常状态的。杨小楼做《单刀赴会》,梅兰芳做《黛玉葬花》,只有在戏台上的时候是关云长,是林黛玉,下台就成了普通人,所以并没有大弊。倘使他们扮演一回之后,就永远提着青龙偃月刀或锄头,以关老爷,林妹妹自命,怪声怪气,唱来唱去,那就实在只好算是发热昏了。”


官员的做戏作秀危害最大。民众的救灾作秀,即使有,危害还不大,最多是去灾区的人多了,道路堵塞影响救灾车辆的快速进入罢了,但执行任务的领导做戏起来,则将关系到几千条人命!据灾区回来的人反映,志愿者地震后组织募捐和去医院帮忙走的双脚都起泡,可是在做志愿的几天中,他的心却越来越凉,因为他看到那些党员领导干部坐在树荫下喝茶,吃水果,还有无数记者围着他们,而在烈日下不停忙活的志愿者连顿饭都吃不上,没有地方谁,也没人管,但将来做的一切全被领导揽去了,变成了庆功宴上的成绩,为他们升官又增添了一丝筹码。


让我们看看吧。无数纷涌而至的政客、商人、记者、慈善家们与露宿街头的灾民,谁才是主角? “死人的脊骨多么结实!别人把一副多么显赫的头衔担子叫他轻快地背着!这些人也够聪明了,坟墓也被虚荣心所利用!”这段犀利的讥诮言语,出自《悲惨世界》里那位有着神性光芒的卞福汝主教之口。他看到本乡一位贵人的讣告上,除了写满亡者本人的各种荣衔,还把他所有亲属的各种封建的和贵族的尊称统统列了上去,忍不住发出愤怒与嘲讽。


最受不了的是有些煽情的媒体,他们唤起你的不是感动,而是肉麻。看看央视女主播那声情并茂地念一长串“作出批示”“立即部署”的名字时,很难不让你想起卞福汝主教的话。我希望我们的媒体实在是应该改变下风格了,千万别再重复提及神秘‘大难兴邦、大爱无疆’了,也不要再折腾点蜡烛祈福了,更不要写什么‘愿天堂没有地震’之类的话了,也不要提神秘‘有多少孩子叫震生’了,我真的会吐。我们需要的是像当年中石油和中石化捐给日本10000吨汽油、10000吨柴油的实干家。来些实际的吧。


再做下对比即可明白我们是多么的搞笑:在邻国日本的救灾中,从来看不到企业家们拿写着捐赠数额的牌子在镜头前亮相的场景。“我们不会办类似的仪式。”日本电视台记者说,“如果他们真的只是想捐钱,那么偷偷地捐钱也一样可以达到目的;如果他们想起一点广告宣传的作用,要么可以把消息挂在自己的网站上,要么可以在报纸上买广告版面公布。生意是生意,慈善是慈善,决不能搞在一起。


震场不是戏院,如果说有人有意无意拿自己当主角,其原因既有表演者的品质问题,也有捧场人缺乏判断力与职业素养。2011年英国首相卡梅伦与副首相克莱格一行到伦敦一家医院看望病人时,一位愤怒的医生突然闯入,怒斥随行人员未遵守医院卫生方面规定,并让他们“滚蛋”。2012年美国副总统拜登想在弗尼吉亚州一个夫妻面包店做短暂停留,但遭到老板一口回绝,因为他“对奥巴马政府的政策不满”。


可是在今早的新闻里,我们的总理在雅安灾区帐篷里吃早餐的图片就传遍网络,一碗粥,一碟咸菜。我无意说总理有作秀的嫌疑,我宁肯相信这本是在特殊救灾环境下的一种生活常态,不管是谁,在那种情况下吃这样的便餐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我们的记者媒体不罢休,非要特意拍照,这难道不是捧场人缺乏判断力与职业素养及整个做戏的社会氛围导致的吗?


     最后,笔者在此呼吁相关人等,不要再在地震中作秀了,不要再把灾难的发生当做邀功的机会了,不要再把政府应做的事情推给民众了。不要把各种责任当做对灾民的恩惠,不要阻止国际社会的善意援手,不要把抗震救灾变成克扣贪腐的“好时机”,更不要站在逝者的尸骨上偏偏歌舞!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